《春潮》木刻版画1978年45.5 39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
近日,“永远的战士——纪念彦涵诞辰100周年”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300余件作品配合文献史料,清晰呈现了彦涵不同阶段的艺术面貌。在此次展览开幕式上,彦涵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彦涵之子彦东告诉记者,彦涵的作品将会陆续全部捐赠给国家,“一件不留,因为父亲的作品不仅是个人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民”。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8月9日。京华时报记者易小燕

1 关于展览

配合文献史料更易于理解作品

此次展览由“永远的战士”“讲述彦涵的故事”“凝聚时代”“激越之美”四部分构成,既有延安时期的黑白木刻,也有晚年创作的抽象套色版画,创作时间跨度达70多年。所呈现的300余件版画配合文献史料,构成了彦涵的艺术人生。

谈及展览的缘起,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告诉记者,“今年正值彦涵诞辰100周年,这位巨匠一生沧桑,其留下的作品还有待我们进一步去发现和铭记”。在吴为山看来,彦涵的艺术创作,不仅是其个人艺术理念的抒发,更是对时代的生动记录。“在《背粮》《豆选》这样的"小场景""小事件"里,我们看到了那段烽火岁月里洋溢着的革命乐观主义大情怀;在《把心愿写在大地上》《秋收》这样的作品里,我们看到了胜利后的喜悦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愿景;在《老羊倌》炯然的目光里,我们看到了那段灰色岁月里的无奈与执着”。而其晚年的抽象作品,更显现了彦涵在艺术上的生命力。

与以往的展览相比,本次回顾展还展出了不少彦涵的文献史料,彦涵的儿子彦东表示:“以一个厅的规模展出了大量有关我父亲人生重要节点的图片和文字,这样观众更易于理解每一件作品的创作动机”。

2 作品捐赠

家属称彦涵作品将全部捐给国家

在展览开幕式上,彦涵的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这是第三次向中国美术馆捐赠父亲的作品了,之前两次捐赠的主要是他早年的黑白木刻和解放后的代表作。而这一次则集中于父亲后期创作的抽象版画”。

彦东透露,在本次捐赠的108件作品中,“有100件从未公开展出或发表过”。目前,除了中国美术馆,家属还向连云港市彦涵美术馆、江苏东海彦涵纪念馆等公立美术机构捐赠过大批版画,“之后还会陆续向国家捐赠作品,一件不留,因为父亲的作品不仅是个人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民”。

彦涵最怕自己的作品散得到处都是,“他晚年看着有些同辈版画家的子女,拿着老人的原版无节制复制,给钱就卖,他很心痛。他坚决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变成那个样子”。为了更完整地保存作品,“父亲临终嘱托,作品全部交由我保管”。

为了抽出更多的时间整理和研究彦涵留下的作品和资料,在壁画领域卓有成就的彦东近些年完全放下了自己的专业,“觉得完成父亲的艺术比我自己的更重要”。在捐赠作品前,彦东会花大把时间考察那些有捐赠作品意向的美术馆的综合实力,“首先是硬件设备上要过关;其次,要看美术馆对待藏品的态度,不能是作品捐赠后就不见天日了”。

3 其子讲述

作品凝聚着父亲对自由的不懈追求

相比其他人,彦东对彦涵的艺术更有发言权,彦东熟悉展厅中每一件作品背后的故事,“尤其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的作品,可以说是看着父亲一件件创作出来的,有时候他在创作时还会问问我的意见”。

很多观众看完彦涵晚年的作品,很难相信那些极具形式感的彩色版画是出自一位“老八路”之手,如《春潮》《表达》《飞飞》等。不过,彦东对父亲彦涵艺术上的变革并不意外,“他骨子里就具有革新精神,坚决反对保守思想”。彦东回忆,改革开放后,彦涵率领中国美术家代表团前往美国考察,“他回来给我讲过一句话,"真想把那些保守的老头、老太太结结实实地装一大船,送到纽约去看看"。

彦涵晚年曾说,“我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对保守的无情批判,我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对自由的不懈追求”。彦东认为,这句话就是父亲对自己一生艺术的概括。

艺术家简介

彦涵(1916-2011)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版画家、艺术教育家,早年为解放区新兴木刻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作品带有浓烈的时代印记。他历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北京艺术学院教授,代表作有《豆选》《秋收》《百万雄狮渡长江》《春潮》等。 毒瘤变关键先生!维爸爸:没自信不配在NBA打球" /> 《春潮》木刻版画1978年45.5 39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
近日,“永远的战士——纪念彦涵诞辰100周年”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300余件作品配合文献史料,清晰呈现了彦涵不同阶段的艺术面貌。在此次展览开幕式上,彦涵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彦涵之子彦东告诉记者,彦涵的作品将会陆续全部捐赠给国家,“一件不留,因为父亲的作品不仅是个人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民”。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8月9日。京华时报记者易小燕

1 关于展览

配合文献史料更易于理解作品

此次展览由“永远的战士”“讲述彦涵的故事”“凝聚时代”“激越之美”四部分构成,既有延安时期的黑白木刻,也有晚年创作的抽象套色版画,创作时间跨度达70多年。所呈现的300余件版画配合文献史料,构成了彦涵的艺术人生。

谈及展览的缘起,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告诉记者,“今年正值彦涵诞辰100周年,这位巨匠一生沧桑,其留下的作品还有待我们进一步去发现和铭记”。在吴为山看来,彦涵的艺术创作,不仅是其个人艺术理念的抒发,更是对时代的生动记录。“在《背粮》《豆选》这样的"小场景""小事件"里,我们看到了那段烽火岁月里洋溢着的革命乐观主义大情怀;在《把心愿写在大地上》《秋收》这样的作品里,我们看到了胜利后的喜悦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愿景;在《老羊倌》炯然的目光里,我们看到了那段灰色岁月里的无奈与执着”。而其晚年的抽象作品,更显现了彦涵在艺术上的生命力。

与以往的展览相比,本次回顾展还展出了不少彦涵的文献史料,彦涵的儿子彦东表示:“以一个厅的规模展出了大量有关我父亲人生重要节点的图片和文字,这样观众更易于理解每一件作品的创作动机”。

2 作品捐赠

家属称彦涵作品将全部捐给国家

在展览开幕式上,彦涵的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这是第三次向中国美术馆捐赠父亲的作品了,之前两次捐赠的主要是他早年的黑白木刻和解放后的代表作。而这一次则集中于父亲后期创作的抽象版画”。

彦东透露,在本次捐赠的108件作品中,“有100件从未公开展出或发表过”。目前,除了中国美术馆,家属还向连云港市彦涵美术馆、江苏东海彦涵纪念馆等公立美术机构捐赠过大批版画,“之后还会陆续向国家捐赠作品,一件不留,因为父亲的作品不仅是个人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民”。

彦涵最怕自己的作品散得到处都是,“他晚年看着有些同辈版画家的子女,拿着老人的原版无节制复制,给钱就卖,他很心痛。他坚决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变成那个样子”。为了更完整地保存作品,“父亲临终嘱托,作品全部交由我保管”。

为了抽出更多的时间整理和研究彦涵留下的作品和资料,在壁画领域卓有成就的彦东近些年完全放下了自己的专业,“觉得完成父亲的艺术比我自己的更重要”。在捐赠作品前,彦东会花大把时间考察那些有捐赠作品意向的美术馆的综合实力,“首先是硬件设备上要过关;其次,要看美术馆对待藏品的态度,不能是作品捐赠后就不见天日了”。

3 其子讲述

作品凝聚着父亲对自由的不懈追求

相比其他人,彦东对彦涵的艺术更有发言权,彦东熟悉展厅中每一件作品背后的故事,“尤其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的作品,可以说是看着父亲一件件创作出来的,有时候他在创作时还会问问我的意见”。

很多观众看完彦涵晚年的作品,很难相信那些极具形式感的彩色版画是出自一位“老八路”之手,如《春潮》《表达》《飞飞》等。不过,彦东对父亲彦涵艺术上的变革并不意外,“他骨子里就具有革新精神,坚决反对保守思想”。彦东回忆,改革开放后,彦涵率领中国美术家代表团前往美国考察,“他回来给我讲过一句话,"真想把那些保守的老头、老太太结结实实地装一大船,送到纽约去看看"。

彦涵晚年曾说,“我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对保守的无情批判,我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对自由的不懈追求”。彦东认为,这句话就是父亲对自己一生艺术的概括。

艺术家简介

彦涵(1916-2011)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版画家、艺术教育家,早年为解放区新兴木刻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作品带有浓烈的时代印记。他历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北京艺术学院教授,代表作有《豆选》《秋收》《百万雄狮渡长江》《春潮》等。 毒瘤变关键先生!维爸爸:没自信不配在NBA打球,【】有影响力的【】资讯平台,让您了解一手体育新闻、【】等娱乐资讯,大陆港台体育明星八卦、体育明星绯闻、【】最新网址和明星资料。【】谁知道是权威专业体育新闻资讯网站。" />
按Ctrl+D即可收藏今日新闻网 最新天下奇闻异事任君分享!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春潮》木刻版画1978年45.5 39cm中国美术馆藏《春潮》木刻版画1978年45.5 39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
近日,“永远的战士——纪念彦涵诞辰100周年”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300余件作品配合文献史料,清晰呈现了彦涵不同阶段的艺术面貌。在此次展览开幕式上,彦涵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彦涵之子彦东告诉记者,彦涵的作品将会陆续全部捐赠给国家,“一件不留,因为父亲的作品不仅是个人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民”。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8月9日。京华时报记者易小燕

1 关于展览

配合文献史料更易于理解作品

此次展览由“永远的战士”“讲述彦涵的故事”“凝聚时代”“激越之美”四部分构成,既有延安时期的黑白木刻,也有晚年创作的抽象套色版画,创作时间跨度达70多年。所呈现的300余件版画配合文献史料,构成了彦涵的艺术人生。

谈及展览的缘起,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告诉记者,“今年正值彦涵诞辰100周年,这位巨匠一生沧桑,其留下的作品还有待我们进一步去发现和铭记”。在吴为山看来,彦涵的艺术创作,不仅是其个人艺术理念的抒发,更是对时代的生动记录。“在《背粮》《豆选》这样的"小场景""小事件"里,我们看到了那段烽火岁月里洋溢着的革命乐观主义大情怀;在《把心愿写在大地上》《秋收》这样的作品里,我们看到了胜利后的喜悦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愿景;在《老羊倌》炯然的目光里,我们看到了那段灰色岁月里的无奈与执着”。而其晚年的抽象作品,更显现了彦涵在艺术上的生命力。

与以往的展览相比,本次回顾展还展出了不少彦涵的文献史料,彦涵的儿子彦东表示:“以一个厅的规模展出了大量有关我父亲人生重要节点的图片和文字,这样观众更易于理解每一件作品的创作动机”。

2 作品捐赠

家属称彦涵作品将全部捐给国家

在展览开幕式上,彦涵的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这是第三次向中国美术馆捐赠父亲的作品了,之前两次捐赠的主要是他早年的黑白木刻和解放后的代表作。而这一次则集中于父亲后期创作的抽象版画”。

彦东透露,在本次捐赠的108件作品中,“有100件从未公开展出或发表过”。目前,除了中国美术馆,家属还向连云港市彦涵美术馆、江苏东海彦涵纪念馆等公立美术机构捐赠过大批版画,“之后还会陆续向国家捐赠作品,一件不留,因为父亲的作品不仅是个人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民”。

彦涵最怕自己的作品散得到处都是,“他晚年看着有些同辈版画家的子女,拿着老人的原版无节制复制,给钱就卖,他很心痛。他坚决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变成那个样子”。为了更完整地保存作品,“父亲临终嘱托,作品全部交由我保管”。

为了抽出更多的时间整理和研究彦涵留下的作品和资料,在壁画领域卓有成就的彦东近些年完全放下了自己的专业,“觉得完成父亲的艺术比我自己的更重要”。在捐赠作品前,彦东会花大把时间考察那些有捐赠作品意向的美术馆的综合实力,“首先是硬件设备上要过关;其次,要看美术馆对待藏品的态度,不能是作品捐赠后就不见天日了”。

3 其子讲述

作品凝聚着父亲对自由的不懈追求

相比其他人,彦东对彦涵的艺术更有发言权,彦东熟悉展厅中每一件作品背后的故事,“尤其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的作品,可以说是看着父亲一件件创作出来的,有时候他在创作时还会问问我的意见”。

很多观众看完彦涵晚年的作品,很难相信那些极具形式感的彩色版画是出自一位“老八路”之手,如《春潮》《表达》《飞飞》等。不过,彦东对父亲彦涵艺术上的变革并不意外,“他骨子里就具有革新精神,坚决反对保守思想”。彦东回忆,改革开放后,彦涵率领中国美术家代表团前往美国考察,“他回来给我讲过一句话,"真想把那些保守的老头、老太太结结实实地装一大船,送到纽约去看看"。

彦涵晚年曾说,“我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对保守的无情批判,我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对自由的不懈追求”。彦东认为,这句话就是父亲对自己一生艺术的概括。

艺术家简介

彦涵(1916-2011)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版画家、艺术教育家,早年为解放区新兴木刻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作品带有浓烈的时代印记。他历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北京艺术学院教授,代表作有《豆选》《秋收》《百万雄狮渡长江》《春潮》等。 毒瘤变关键先生!维爸爸:没自信不配在NBA打球

《春潮》木刻版画1978年45.5 39cm中国美术馆藏《春潮》木刻版画1978年45.5 39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
近日,“永远的战士——纪念彦涵诞辰100周年”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300余件作品配合文献史料,清晰呈现了彦涵不同阶段的艺术面貌。在此次展览开幕式上,彦涵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彦涵之子彦东告诉记者,彦涵的作品将会陆续全部捐赠给国家,“一件不留,因为父亲的作品不仅是个人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民”。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8月9日。京华时报记者易小燕

1 关于展览

配合文献史料更易于理解作品

此次展览由“永远的战士”“讲述彦涵的故事”“凝聚时代”“激越之美”四部分构成,既有延安时期的黑白木刻,也有晚年创作的抽象套色版画,创作时间跨度达70多年。所呈现的300余件版画配合文献史料,构成了彦涵的艺术人生。

谈及展览的缘起,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告诉记者,“今年正值彦涵诞辰100周年,这位巨匠一生沧桑,其留下的作品还有待我们进一步去发现和铭记”。在吴为山看来,彦涵的艺术创作,不仅是其个人艺术理念的抒发,更是对时代的生动记录。“在《背粮》《豆选》这样的"小场景""小事件"里,我们看到了那段烽火岁月里洋溢着的革命乐观主义大情怀;在《把心愿写在大地上》《秋收》这样的作品里,我们看到了胜利后的喜悦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愿景;在《老羊倌》炯然的目光里,我们看到了那段灰色岁月里的无奈与执着”。而其晚年的抽象作品,更显现了彦涵在艺术上的生命力。

与以往的展览相比,本次回顾展还展出了不少彦涵的文献史料,彦涵的儿子彦东表示:“以一个厅的规模展出了大量有关我父亲人生重要节点的图片和文字,这样观众更易于理解每一件作品的创作动机”。

2 作品捐赠

家属称彦涵作品将全部捐给国家

在展览开幕式上,彦涵的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这是第三次向中国美术馆捐赠父亲的作品了,之前两次捐赠的主要是他早年的黑白木刻和解放后的代表作。而这一次则集中于父亲后期创作的抽象版画”。

彦东透露,在本次捐赠的108件作品中,“有100件从未公开展出或发表过”。目前,除了中国美术馆,家属还向连云港市彦涵美术馆、江苏东海彦涵纪念馆等公立美术机构捐赠过大批版画,“之后还会陆续向国家捐赠作品,一件不留,因为父亲的作品不仅是个人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民”。

彦涵最怕自己的作品散得到处都是,“他晚年看着有些同辈版画家的子女,拿着老人的原版无节制复制,给钱就卖,他很心痛。他坚决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变成那个样子”。为了更完整地保存作品,“父亲临终嘱托,作品全部交由我保管”。

为了抽出更多的时间整理和研究彦涵留下的作品和资料,在壁画领域卓有成就的彦东近些年完全放下了自己的专业,“觉得完成父亲的艺术比我自己的更重要”。在捐赠作品前,彦东会花大把时间考察那些有捐赠作品意向的美术馆的综合实力,“首先是硬件设备上要过关;其次,要看美术馆对待藏品的态度,不能是作品捐赠后就不见天日了”。

3 其子讲述

作品凝聚着父亲对自由的不懈追求

相比其他人,彦东对彦涵的艺术更有发言权,彦东熟悉展厅中每一件作品背后的故事,“尤其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的作品,可以说是看着父亲一件件创作出来的,有时候他在创作时还会问问我的意见”。

很多观众看完彦涵晚年的作品,很难相信那些极具形式感的彩色版画是出自一位“老八路”之手,如《春潮》《表达》《飞飞》等。不过,彦东对父亲彦涵艺术上的变革并不意外,“他骨子里就具有革新精神,坚决反对保守思想”。彦东回忆,改革开放后,彦涵率领中国美术家代表团前往美国考察,“他回来给我讲过一句话,"真想把那些保守的老头、老太太结结实实地装一大船,送到纽约去看看"。

彦涵晚年曾说,“我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对保守的无情批判,我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对自由的不懈追求”。彦东认为,这句话就是父亲对自己一生艺术的概括。

艺术家简介

彦涵(1916-2011)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版画家、艺术教育家,早年为解放区新兴木刻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作品带有浓烈的时代印记。他历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北京艺术学院教授,代表作有《豆选》《秋收》《百万雄狮渡长江》《春潮》等。 毒瘤变关键先生!维爸爸:没自信不配在NBA打球

来源:今日新闻网 | 发表日期:2017-06-28 14:34:08 | 点击数: 次

更多

导读: 《春潮》木刻版画1978年45.5 39cm中国美术馆藏《春潮》木刻版画1978年45.5 39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
近日,“永远的战士——纪念彦涵诞辰100周年”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300余件作品配合文献史料,清晰呈现了彦涵不同阶段的艺术面貌。在此次展览开幕式上,彦涵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彦涵之子彦东告诉记者,彦涵的作品将会陆续全部捐赠给国家,“一件不留,因为父亲的作品不仅是个人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民”。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8月9日。京华时报记者易小燕

1 关于展览

配合文献史料更易于理解作品

此次展览由“永远的战士”“讲述彦涵的故事”“凝聚时代”“激越之美”四部分构成,既有延安时期的黑白木刻,也有晚年创作的抽象套色版画,创作时间跨度达70多年。所呈现的300余件版画配合文献史料,构成了彦涵的艺术人生。

谈及展览的缘起,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告诉记者,“今年正值彦涵诞辰100周年,这位巨匠一生沧桑,其留下的作品还有待我们进一步去发现和铭记”。在吴为山看来,彦涵的艺术创作,不仅是其个人艺术理念的抒发,更是对时代的生动记录。“在《背粮》《豆选》这样的"小场景""小事件"里,我们看到了那段烽火岁月里洋溢着的革命乐观主义大情怀;在《把心愿写在大地上》《秋收》这样的作品里,我们看到了胜利后的喜悦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愿景;在《老羊倌》炯然的目光里,我们看到了那段灰色岁月里的无奈与执着”。而其晚年的抽象作品,更显现了彦涵在艺术上的生命力。

与以往的展览相比,本次回顾展还展出了不少彦涵的文献史料,彦涵的儿子彦东表示:“以一个厅的规模展出了大量有关我父亲人生重要节点的图片和文字,这样观众更易于理解每一件作品的创作动机”。

2 作品捐赠

家属称彦涵作品将全部捐给国家

在展览开幕式上,彦涵的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这是第三次向中国美术馆捐赠父亲的作品了,之前两次捐赠的主要是他早年的黑白木刻和解放后的代表作。而这一次则集中于父亲后期创作的抽象版画”。

彦东透露,在本次捐赠的108件作品中,“有100件从未公开展出或发表过”。目前,除了中国美术馆,家属还向连云港市彦涵美术馆、江苏东海彦涵纪念馆等公立美术机构捐赠过大批版画,“之后还会陆续向国家捐赠作品,一件不留,因为父亲的作品不仅是个人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民”。

彦涵最怕自己的作品散得到处都是,“他晚年看着有些同辈版画家的子女,拿着老人的原版无节制复制,给钱就卖,他很心痛。他坚决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变成那个样子”。为了更完整地保存作品,“父亲临终嘱托,作品全部交由我保管”。

为了抽出更多的时间整理和研究彦涵留下的作品和资料,在壁画领域卓有成就的彦东近些年完全放下了自己的专业,“觉得完成父亲的艺术比我自己的更重要”。在捐赠作品前,彦东会花大把时间考察那些有捐赠作品意向的美术馆的综合实力,“首先是硬件设备上要过关;其次,要看美术馆对待藏品的态度,不能是作品捐赠后就不见天日了”。

3 其子讲述

作品凝聚着父亲对自由的不懈追求

相比其他人,彦东对彦涵的艺术更有发言权,彦东熟悉展厅中每一件作品背后的故事,“尤其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的作品,可以说是看着父亲一件件创作出来的,有时候他在创作时还会问问我的意见”。

很多观众看完彦涵晚年的作品,很难相信那些极具形式感的彩色版画是出自一位“老八路”之手,如《春潮》《表达》《飞飞》等。不过,彦东对父亲彦涵艺术上的变革并不意外,“他骨子里就具有革新精神,坚决反对保守思想”。彦东回忆,改革开放后,彦涵率领中国美术家代表团前往美国考察,“他回来给我讲过一句话,"真想把那些保守的老头、老太太结结实实地装一大船,送到纽约去看看"。

彦涵晚年曾说,“我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对保守的无情批判,我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对自由的不懈追求”。彦东认为,这句话就是父亲对自己一生艺术的概括。

艺术家简介

彦涵(1916-2011)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版画家、艺术教育家,早年为解放区新兴木刻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作品带有浓烈的时代印记。他历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北京艺术学院教授,代表作有《豆选》《秋收》《百万雄狮渡长江》《春潮》等。 毒瘤变关键先生!维爸爸:没自信不配在NBA打球

  《春潮》木刻版画1978年45.5 39cm中国美术馆藏《春潮》木刻版画1978年45.5 39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
近日,“永远的战士——纪念彦涵诞辰100周年”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300余件作品配合文献史料,清晰呈现了彦涵不同阶段的艺术面貌。在此次展览开幕式上,彦涵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彦涵之子彦东告诉记者,彦涵的作品将会陆续全部捐赠给国家,“一件不留,因为父亲的作品不仅是个人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民”。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8月9日。京华时报记者易小燕

1 关于展览

配合文献史料更易于理解作品

此次展览由“永远的战士”“讲述彦涵的故事”“凝聚时代”“激越之美”四部分构成,既有延安时期的黑白木刻,也有晚年创作的抽象套色版画,创作时间跨度达70多年。所呈现的300余件版画配合文献史料,构成了彦涵的艺术人生。

谈及展览的缘起,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告诉记者,“今年正值彦涵诞辰100周年,这位巨匠一生沧桑,其留下的作品还有待我们进一步去发现和铭记”。在吴为山看来,彦涵的艺术创作,不仅是其个人艺术理念的抒发,更是对时代的生动记录。“在《背粮》《豆选》这样的"小场景""小事件"里,我们看到了那段烽火岁月里洋溢着的革命乐观主义大情怀;在《把心愿写在大地上》《秋收》这样的作品里,我们看到了胜利后的喜悦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愿景;在《老羊倌》炯然的目光里,我们看到了那段灰色岁月里的无奈与执着”。而其晚年的抽象作品,更显现了彦涵在艺术上的生命力。

与以往的展览相比,本次回顾展还展出了不少彦涵的文献史料,彦涵的儿子彦东表示:“以一个厅的规模展出了大量有关我父亲人生重要节点的图片和文字,这样观众更易于理解每一件作品的创作动机”。

2 作品捐赠

家属称彦涵作品将全部捐给国家

在展览开幕式上,彦涵的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这是第三次向中国美术馆捐赠父亲的作品了,之前两次捐赠的主要是他早年的黑白木刻和解放后的代表作。而这一次则集中于父亲后期创作的抽象版画”。

彦东透露,在本次捐赠的108件作品中,“有100件从未公开展出或发表过”。目前,除了中国美术馆,家属还向连云港市彦涵美术馆、江苏东海彦涵纪念馆等公立美术机构捐赠过大批版画,“之后还会陆续向国家捐赠作品,一件不留,因为父亲的作品不仅是个人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民”。

彦涵最怕自己的作品散得到处都是,“他晚年看着有些同辈版画家的子女,拿着老人的原版无节制复制,给钱就卖,他很心痛。他坚决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变成那个样子”。为了更完整地保存作品,“父亲临终嘱托,作品全部交由我保管”。

为了抽出更多的时间整理和研究彦涵留下的作品和资料,在壁画领域卓有成就的彦东近些年完全放下了自己的专业,“觉得完成父亲的艺术比我自己的更重要”。在捐赠作品前,彦东会花大把时间考察那些有捐赠作品意向的美术馆的综合实力,“首先是硬件设备上要过关;其次,要看美术馆对待藏品的态度,不能是作品捐赠后就不见天日了”。

3 其子讲述

作品凝聚着父亲对自由的不懈追求

相比其他人,彦东对彦涵的艺术更有发言权,彦东熟悉展厅中每一件作品背后的故事,“尤其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的作品,可以说是看着父亲一件件创作出来的,有时候他在创作时还会问问我的意见”。

很多观众看完彦涵晚年的作品,很难相信那些极具形式感的彩色版画是出自一位“老八路”之手,如《春潮》《表达》《飞飞》等。不过,彦东对父亲彦涵艺术上的变革并不意外,“他骨子里就具有革新精神,坚决反对保守思想”。彦东回忆,改革开放后,彦涵率领中国美术家代表团前往美国考察,“他回来给我讲过一句话,"真想把那些保守的老头、老太太结结实实地装一大船,送到纽约去看看"。

彦涵晚年曾说,“我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对保守的无情批判,我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对自由的不懈追求”。彦东认为,这句话就是父亲对自己一生艺术的概括。

艺术家简介

彦涵(1916-2011)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版画家、艺术教育家,早年为解放区新兴木刻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作品带有浓烈的时代印记。他历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北京艺术学院教授,代表作有《豆选》《秋收》《百万雄狮渡长江》《春潮》等。 《春潮》木刻版画1978年45.5 39cm中国美术馆藏《春潮》木刻版画1978年45.5 39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老羊倌》木刻版画1957年50.5 43.7cm中国美术馆藏
近日,“永远的兵士——记念彦涵诞辰100周年”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300余件作品共同文献史料,清楚出现了彦涵差别阶段的艺术面孔。在这次展览揭幕式上,彦涵家眷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彦涵之子彦东告诉记者,彦涵的作品将会陆续全数捐赠给国度,“一件不留,由于父亲的作品不仅是小我私家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平易近”。据悉,本次展览将连续至8月9日。京华时报记者易小燕

1 关于展览

共同文献史料更容易于理解作品

这次展览由“永远的兵士”“讲述彦涵的故事”“凝结时代”“激越之美”四部门组成,既有延安期间的曲直短长木刻,也有晚年创作的抽象套色版画,创作时间跨度达70多年。所出现的300余件版画共同文献史料,组成了彦涵的艺术人生。

谈及展览的缘起,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告诉记者,“本年正值彦涵诞辰100周年,这位大师平生沧桑,其留下的作品另有待咱们进一步去发明以及铭刻”。在吴为山看来,彦涵的艺术创作,不仅是其小我私家艺术理念的抒发,更是对于时代的活泼记载。“在《违粮》《豆选》如许的"小场景""小事务"里,咱们看到了那段狼烟岁月里洋溢着的革命乐不雅主义年夜情怀;在《把心愿写在年夜地上》《秋收》如许的作品里,咱们看到了胜利后的喜悦和对于将来的夸姣愿景;在《老羊倌》炯然的眼光里,咱们看到了那段灰色岁月里的无奈与执着”。而其晚年的抽象作品,更闪现了彦涵在艺术上的生命力。

与以往的展览比拟,本次回首展还展出了不少彦涵的文献史料,彦涵的儿子彦东暗示:“以一个厅的范围展出了年夜量有关我父亲人生主要节点的图片以及文字,如许不雅众更容易于理解每一一件作品的创作念头”。

2 作品捐赠

家眷称彦涵作品将全数捐给国度

在展览揭幕式上,彦涵的家眷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108件作品,“这是第三次向中国美术馆捐赠父亲的作品了,以前两次捐赠的重要是他早年的曲直短长木刻息争放后的代表作。而这一次则集中于父亲后期创作的抽象版画”。

彦东吐露,在本次捐赠的108件作品中,“有100件从未公然展出或者揭晓过”。今朝,除了了中国美术馆,家眷还向连云港市彦涵美术馆、江苏东海彦涵记念馆等公立美术机构捐赠过多量版画,“以后还会陆续向国度捐赠作品,一件不留,由于父亲的作品不仅是小我私家的艺术创作,更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理应属于人平易近”。

彦涵最怕本身的作品散获得处都是,“他晚年看着有些平辈版画家的子女,拿着白叟的原版无控制复制,给钱就卖,他很肉痛。他果断不但愿本身的作品酿成阿谁样子”。为了更完备地生存作品,“父亲临终嘱托,作品全数交由我保管”。

为了抽出更多的时间收拾整顿以及研究彦涵留下的作品以及资料,在壁画范畴卓有成绩的彦东近些年彻底放下了本身的专业,“感觉完成父亲的艺术比我本身的更主要”。在捐赠作品前,彦东会花年夜把时间考查那些有捐赠作品意向的美术馆的综合实力,“起首是硬件装备上要过关;其次,要看美术馆看待藏品的立场,不克不及是作品捐赠后就不见天日了”。

3 其子讲述

作品凝结着父亲对于自由的不懈寻求

比拟其别人,彦东对于彦涵的艺术更有讲话权,彦东认识展厅中每一一件作品暗地里的故事,“尤为是上世纪五十年月之后的作品,可以说是看着父亲一件件创作出来的,有时辰他在创作时还会问问我的定见”。

许多不雅众看完彦涵晚年的作品,很难信赖那些极具情势感的彩色版画是出自一名“老八路”之手,如《春潮》《表达》《飞飞》等。不外,彦东对于父亲彦涵艺术上的厘革其实不不测,“他骨子里就具备改进精力,果断否决守旧思惟”。彦东回忆,鼎新开放后,彦涵率领中国美术家代表团前去美国考查,“他回来给我讲过一句话,"真想把那些守旧的老头、老太太结坚固实地装一年夜船,送到纽约去看看"。

彦涵晚年曾经说,“我的每一一幅作品都是对于守旧的无情批判,我的每一一幅作品都是对于自由的不懈寻求”。彦东以为,这句话就是父亲对于本身平生艺术的归纳综合。

艺术家简介

彦涵(1916-2011)是我国近现代闻名版画家、艺术教诲家,早年为解放区新兴木刻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作品带有浓郁的时代印记。他历任中心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中心美术学院、北京艺术学院传授,代表作有《豆选》《秋收》《百万雄狮渡长江》《春潮》等。 文章来源: {文章来源}

相关文章推荐
标签:; 最新资讯请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精彩推荐

热门关注